关于语言符号的任意性和理据性

2009-07-17 10:24 阅读(?)评论(0)
关于语言符号的任意性和理据性 王艾录 (盐城师范学院中文系, 江苏 盐城 224002) 摘 要: 在语言理据研究中, 存在若干有待商榷的问题, 主要有: (1) 任意性的构件是什么? 在目前的研究中时而称 “声音和意义”, 时而称“名称和事物”等等, 这影响着有关研究的科学性。(2) 如何正确对待索绪尔的任意说? 人们往往 认为索绪尔在强调任意性的同时否认了理据性, 其实不然。(3

) 单纯符号有无理据性? 回答是肯定的, 单纯符号没有内部 形式, 但不等于没有理据。(4) 任意性和理据性在语言中的地位如何? 它们不是水火不容, 而是辩证统一。 关键词: 任意性; 理据性; 象似性; 内部形式; 理据制约 中图分类号: H0   文献标识码: A   文章编号: 100227XXX (2003) 0620001208 On Arbitrariness and Motivation of the Linguistic Sign WANGAi2lu (Depart ment of Chinese , Yancheng Teachers’College , Yancheng , Jiangsu Prov. , 224002 , China) Abstract : In t he st udies of language motivations , some major problems remain to be clarified : 1. What are t he component s of t he arbit rary relationship ? Competing pairs of terms like“sound and meaning”, “name and object”etc. at t he moment only confuse t he debate. 2. How to interpret Saussureπs idea t hat “t he linguistic sign is arbit rary”in a correct way ? Some people t hink t hat while emphasizing arbit rariness , Saussure denied motivation. This is not necessarily t he case. 3. Are pure linguistic signs motivated ? The answer is in t he affirmative. Pure signs have no inner forms , but it does not follow t hat none of t hem are motivated. 4. How to look at t he relationship between arbit rariness and motivation in language ? They are not diamet rically opposed to each ot her , but dialectical2 ly unified. Key words : arbit rariness ; motivation ; iconicity ; inner form; motivation rest riction   0. 问题的提出 语言符号是音义的结合物, 那么这音和义是如 何结合在一起的呢? 这是一个既古老又新颖的话 题。从古中国、古希腊哲学家关于唯名论和唯实论 的辩论, 到现代语言学家关于任意性和可论证性的 争论, 其间虽然不断演绎引申, 但是语言符号的音 义之间的关系问题始终是争论的核心问题。古今中 外学术界基本有两派意见, 一派是任意论, 认为音 义之间没有必然的联系, 不可论证; 另一派是理据 论, 认为音义之间有必然的联系, 可以论证。观点 分歧了2000 多年, 至今没有取得共识。 19 世纪初, 普通语言学的奠基人威廉? 冯? 洪堡 特极力主张理据说, 他在《论人类语言结构的差异 及其对人类精神的影响》中对语言的理据性质做过 精辟的论述, 他说: “语言结构的规律与自然界的 规律相似, 语言通过其结构激发人的最高级、最合 乎人性的力量投入活动, 从而帮助了人深入认识自 然界的形式特征。” 瑞士著名语言学家费尔迪南? 德? 索绪尔一方面 继承了当时社会心理学派的哲学观点, 一方面受瑞 士正统经济学派华尔拉斯等人的影响, 由经济学中 的“劳动”和“工资”的任意关系得到启发, 把经 济学关于研究价值科学的方法运用于语言学, 提出 语言符号的“能指”和“所指”的任意关系。任意性是 语言符号“头等重要”的原则,是语言符号的不变性 和可变性产生的根源。这一理论产生了巨大的影 响,并引发了长达半个多世纪的关于语言符号任意 性问题的论争。在这场论争中, 尽管有人持反对意 见,但由于作为结构语言学的奠基人索绪尔的巨大 影响,未能打破任意说支配整个语言学的一统天下。 收稿日期: 2003 - 05 - 15 作者简介: 王艾录 (1947 - ) , 男, 山西太原人, 盐城师范学院教授, 硕士生导师, 主要研究方向为理据语言学。   第26 卷 第6 期   2003 年11 月 解放军外国语学院学报 Journal of PLA University of Foreign Languages Vol. 26  No. 6   Nov. 2003    ? 1995-2007 Tsinghua Tongfang Optical Disc Co., Ltd. All rights reserved.   20 世纪后半叶以来, 随着功能主义和认知科学 的发展, 有不少语言学家对语言符号的音义关系有 了新的认识, 理据性再度引起人们的注意, 尤其是 对自然语言的象似性赋予了高度重视, 索绪尔的任 意说遭到了空前的非难。迄今, 已经分别在美国、 意大利和瑞士举行了3 次象似性国际研讨会。乌尔 曼、海曼、斯洛宾等一批语言学家认为, 自然语言 的象似性具有遍布性, 在语言中占有支配地位, 从 此将任意性视为语言符号的头等重要的原则的观点 开始受到全面的挑战。   受欧美学术潮流的冲击, 在我国的英语学界, 象似性的理论也逐渐成为热门话题。许国璋 (1988 ) 、王寅 ( 2001 ) 、沈家煊 ( 1993 ) 、胡壮麟 (1994) 、朱永生 (2002) 、严辰松 (2000) 等已有重要 著述。而在国内的汉语学界, 也有一些学者如石安 石 (1989) 、徐通锵 (1997) 、徐德江 (1999) 、李葆嘉 (1994) 、白平 (1998) 、司富珍 (1999) 3 等先生, 对任 意性理论提出了质疑和新见。但是毋庸讳言, 目前 尚基本停留在对任意性的怀疑和否定上面, 而未能 抓住这一历史契机, 对汉语的理据性进行正面深入 的研究, 因而未能在这个问题上产生重大突破。从 全局看, 仍然基本处于任意说支配整个语言学的一 统天下。 “象似性”是英语iconicity 的汉语对译, 有学者 称“临摹性”、“拟象性”、“相似性”等, 亦有学者 就叫做“理据性”。象似性和理据性未尝不可被同 时用来作为任意性的对立物, 强调语言符号的能指 和所指关系的可论证性。不过从严格意义上讲, 理 据性的作用范围大于象似性, 这是因为, 理据性重 在指出一切类型的语言符号发生、发展的自组织动 因, 而象似性重在指出语言的句段结构同人所经验 的外部世界或人的认知结构之间存在着相似关系, 因此象似性的研究成果都可成为支持理据性的证 据。到目前为止, 象似性研究基本限于句法平面, 个别文章也注意到词平面, 但只限于句段词 (合成 符号) , 例如“早晚”映照着时间先后顺序, “天 地”映照着空间上下顺序, (卢卫中, 2002) 其实质 仍然属于句法平面。对于揭示单纯符号的理据, 象 似说就往往显得束手无策。 综观国内外理据 (象似) 研究方兴未艾, 成果 丰硕, 但是我们认为在一些比较重要的方面存在有 待商榷的问题, 兹扼要分述如下。 1. 任意性的构件是什么? 索绪尔在《普通语言学教程》中指出: “语音 符号连接的不是事物和名称, 而是概念和音响形 象。”他指出概念和音响形象都是心理的, “因此语 言符号是一种两面的心理实体”。(101 页) 他同时还 创造了两个特色术语“能指”和“所指”, 分别表 示音响形象和概念。他指出: “能指和所指的联系 是任意的。”(102 页) 然而在长期以来关于任意性的研讨中, “能指” 和“所指”常为别的术语所替代, 许国璋 ( 1988) 将此概括为: “实证主义语言学家称之为音和义之 间的关系; 语言学家称之为能指与所指的关系; 现 代分析哲学家称之为词与物的关系”。 在语言研究中, 人们又往往加以不同的阐发, 使任意性的构件已与索绪尔所规定的大不相同。这 表现为: 把相当于能指的分别指称为“声音、语 音、音、符号、名称、名、命名、词 ……”, 把相 当于所指的分别指称为“意义、语义、义、事物、 现象、客体、客观事物、外界事物、现实现象、 物、事、思想 ……”, 而且双双随意对应, 呈现出 犬牙交错的局面, 比如称“声音和意义”、“名称和 事物”、“符号和事物”、“声音和事物”、“词与事 物”等等。 由于对构件的指称各不相同, 所以造成了关于 任意性 (理据性) 表述当中的许多混乱。 首先, “声音”和“音响形象”是不是等同关 系? 声音是物理的, 音响形象是心理的, 二者当然 不能等同。外界事物和概念是不是等同关系? 概念 是人的认识的概括, 是一种思维形式, 它当然就不 能等同于外界事物。声音和外界事物之间的关系是 不是任意的, 有待研究, 但是不能拿对声音与外界 事物关系的理解替代索绪尔对能指与所指关系的理 解, 因为这样做, 会使关于任意性原则的讨论因偷 换概念而失去应有的意义。 又如《语言学纲要》说, 语言符号的音义之间 没有必然的联系, 是任意的; 同时又说, 符号和自 己所代表的事物之间没有必然的联系, 是任意的。 (叶蜚声、徐通锵, 2000 : 28) 那么, 这两个任意关系 是一回事还是两回事? 如果是一回事, 是为什么? 如果是两回事, 又是为什么? 遗憾的是这些问题书 中未能交代。 通常人们以语言单位之间的理据性反对索绪尔 关于能指与所指之间的任意性, 或者以符号与客体 之间的任意性支持索绪尔关于能指与所指之间的任 意性, 其结果未能对科学研究起到实质性的推动作 用。意识不到明确任意性构件的重要性在学术界带 有普遍性, 不断变换任意性构件所带来的理论上的 漏洞, 在学术界也带有普遍性。 ? 2 ?       解放军外国语学院学报 2003 年   ? 1995-2007 Tsinghua Tongfang Optical Disc Co., Ltd. All rights reserved. 其次, 人们经常把符号同意义割裂开来, 认为 音和现实现象之间没有直接的联系, 意义是联系现 实现象和音之间的桥梁。这样的说法表面上似乎可 以设立一个完整的游戏规则, 而实际上是经不住推 敲的: 既然音义结合成的符号在整体上同外界事物 的关系是任意的, 那么这个符号中的构成成员之一 的“义”, 又怎么能去给与自己结合在一起的“音” 同外界事物搭桥呢? 谁都知道, 语言符号是音义不 可分割地联系在一起的整体, 如果说音和现实之间 的关系是任意的, 那么就得承认整个符号和现实之 间的关系也是任意的; 如果说“义”和现实之间是 有联系 (非任意) 的, 那么就得承认以整个符号和 现实之间的关系也是有联系 (非任意) 的。我们认 为符号不能是声音的等义词, 正如索绪尔所说: “我们把概念和音响形象的结合叫做符号, 但是在 日常使用上, 这个术语一般只指音响形象, 例如指 词 (arbord 等等) 。人们容易忘记, arbord 之所以被 称为符号, 只是因为它带有‘树’的概念, 结果让 感觉部分的观念包含了整体的观念。”(102 页) 有的著作甚至认为“意义不是语言符号所固有 的”, 只有把语言符号与特定的客观对象联系起来 的时候, 语言符号才获得意义。这样的提法是十分 令人费解的, 试问在与特定的客观对象联系起来之
分享到:
   阅读(?)评论(0)
 
表  情:
加载中...
 

请各位遵纪守法并注意语言文明